_美国EDA禁止挥舞大棒比绥靖政策威胁大得多

这两天笔者翻阅各种社交平台,追逐热度的自媒体似乎在关注EDA,但往往会扩大此次限制的直接影响。笔者在几周前参加活动时,在与某企业的闲聊中坦言,目前很少有媒体能正确了解EDA产业现状。

先看一下此次新闻的基本内容: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从8月15日(明天)开始宣布,将设计金刚石、氧化镓(Ga2O3)两种超宽带间隙基板半导体材料、GAAFET体系结构(全场效应晶体管)的先进芯片EDA软件工具。美国商务部表示,此次限制的4种新兴起和基础技术都将“大大提高军事潜力”。列入该名单意味着这四种技术的出口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如果企业申请了出口许可,但美国政府不允许,全球供应链可能无法提供这些技术。

EDA工具軟體市占率概況

画源于《工商时报》

这里面的涡轮发动机我几乎不明白。两种宽带隙半导体也是目前流行的第三代以后的新技术,应用很少。但是,中国是世界DIA第一大国(据说大河南的DIA产量占全世界人工加自然总产量的一半以上),所以突破KILAD这一技术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当然我还是不明白,不敢乱说。特别是EDA,事实上,据我所知,以半理解的方式,对这一政策的核心指出几个要点。

第一个是尚未完全量产的技术GAAFET。三星说两三个月前量产了,但第一个客户也有国内企业。但是,前20名客户尚未选择合作。由于领先的代理性能表现,高通已经转向竞争对手TSMC。

第二,看看这里说的是不是军事用途。也就是说,如果不涉及军事用途,就一定能控制。但是,目前军用芯片上有哪些先进技术?别说中国,美国也没有开发GAAFET的军用芯片。毕竟,如果不能进行美国本土生产,就不能获得MIL认证。(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第三,此次禁令不是直接禁止出口,而是企业可以申请出口许可,如果企业申请许可,此次禁令就无效。

从以上三个角度来看,此次禁令确实对EDA有明显的影响,但不是一棒子打死,也不是不出口,只是在对某种先进工艺的EDA产品进行控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DA,MARTID)所以没有很多人说的那么严重,直接打死中国芯片设计产业等更是无稽之谈。但是这次事件需要更加严肃。毕竟这是一个广泛的历史事件。

首先,先进工艺需要EDA作为开发的核心工具,这是毋庸置疑的。目前3nm以下GAAFET的EDA开发,国内EDA企业肯定负担不起,相关产品也很少。(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xposure,《艺术》)这意味着,国内半导体制造商需要开发尖端制造工艺的芯片必须受到美国此次禁令的影响。典型的例子之一是华为的麒麟手机SoC。(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xposure、Market)另一方面,国内目前除华为外,除了矿机企业外,半导体设计公司很少紧跟先进工艺。当然,EDA的禁令生效后,矿芯片设计企业很有可能要搬迁到海外,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进行很多海外注册。很多核心球队都在国内。(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xposure,)目前,中国的半导体芯片设计产业主要停留在最佳工艺3 ~ 4代的水平,甚至很多芯片都采用了更成熟的负5代工艺,以确保整体成本有竞争力。但是,在未来国内半导体提高国际竞争力方面,这项法令可能会成为非常严峻的挑战。因为目前离开美国的EDA技术很难设计出目前最先进的第二代内芯片。

这也是第二个需要重视的问题。可以参考2020年全球EDA市长/市场份额情况。遗憾的是,值得拥有名字的5家企业都是美国。我认为西门子EDA所属的西门子工业软件也是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这意味着国产EDA还很弱,几乎不可能跨越美国技术开发芯片。再者,目前国内EDA企业主要集中在后端测试验证等方面,前端设计原理的逻辑部分差异要大得多,此次监管正是最先进工序的前端设计部分。

图片.png

第三个方面是EDA显然只是探索性的措施。如果美国能找到抑制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方法,后续将有一系列措施限制中国的半导体,甚至高科技产业。因此,在EDA的禁运控制之后,美国可能存在的下一步将更加有针对性,以便对我们的产业施加更大的压力。

EDA的禁运对国内半导体产业有什么影响,或者我们遇到了什么机会,我来和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对于EDA企业来说,国内EDA在过去两年中国半导体产业有了很大发展,被誉为爆炸性的初创领域,在此次半导体热潮兴起之前,国内只能有3-5家EDA软件企业,近3-4年来国内出现了两位数以下的EDA初创企业。虽然EDA产业链的结构链分布不合理,但至少从数量和目前达成的结果来看,这是值得期待的。特别是国内EDA已经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并为后续早期的EDA公司提供了更大的动力来源。更重要的是,EDA软件被认为是半导体产业链中华裔比重最高的行业,对于三大EDA企业来说,华裔研发ampd领导人比比皆是。因此,国内EDA产业的腾飞在人才引进方面被认为吸引力强,在未来人力积累方面也被认为是更先进的优势之一。因此,EDA的差距很大,但如果此次技术出口禁令能提高国家对EDA的重视,那么未来5年左右利用时间大幅缩小与三巨头的差距的机会将会非常多。当然前提是目前的禁止范围不会扩大。

另一方面,EDA的三巨头事业也离不开中国市场,失去中国市场是他们几乎无法承受的痛苦。毕竟,从商业角度来看,中国市场在全球只有10%左右(2021),但中国EDA市场的增长率是全球的4倍以上。这意味着,未来EDA市场的格局变量将直接取决于谁能在中国市场占据领先地位。面对美国政府的EDA禁令,三大EDA公司不得不极力游说政府为他们重要的中国客户开设白名单。这意味着国内芯片设计企业大部分都想采用GAAFET。大概率会通过美国政府的批准。最终,三大EDA意味着,任何能得到美国政府批准的人都可以争取国内用户的订单。(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xposure,美国名言)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如前所述,国内软件开发水平逐渐提高,许多EDA公司的研发ampd重点也集中在中国,如果不能保证在中国的业务规模,中国市场的研发amp预计这将严重影响D的部署和人才的吸引,这将大大受限于三足鼎立对未来的期待。据形象显示,三大EDA企业将成为第一个反对者,或成为向各国客户申请白名单的最积极集团。

再者,此次禁令不是针对中国市场,而是针对全球市场,所以很多人只提名中国市场并不严谨。对于EDA和半导体这种全球化产业来说,技术上很难实现绝对隔离。甚至美国也知道实行绝对意义上的技术隔离。只会让自己的技术越来越狭隘,日本是如何被美国实现半导体全球市场的反超的,是不是被美国的开放生态打败了?目前,美国所谓的芯片支持法是更多地支持美国生产芯片的先进加工能力,因此,在EDA的出口控制中,一部分为美国先进芯片计划提供服务,一部分是更好地控制全球芯片生产的形式。(阿尔伯特爱因斯坦,Northern Exposure,成功)在某种程度上,欧洲半导体和日本半导体似乎面临着比中国更大的问题。毕竟,中国本身有自己的EDA企业,欧洲和日本唯一的EDA企业似乎都在历史的洪流中并入了三大EDA公司。

从EDA产业的特殊性和产业结构来看,美国限制EDA出口将是比实际更大的战略。或者半导体产业更严格地管制回到美国的芯片战略。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真正影响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大。我们很受美国管制的影响,但不必患上迫害妄想症。一方面,用市场与技术发展交换,用三大EDA的技术培养中国半导体产业,积累实力是没有必要的。另一方面,我们努力发展好自己的EDA产业,逐步实现全EDA功能的自给,逐步提高对先进工艺的支持。至少在一些核心安全领域可以做到完全不依赖美国的技术。对全球化的消费电子领域有意实施的EDA禁令,不仅增加了紧张感,造成了不必要的恐慌,还拖累了自己的研发进度。毕竟,绝大多数专注于消费和工业园区的芯片设计公司,如果这个禁令(只要遵循现在的限制)生效的可能性不会高于黄石火山在未来100年内喷发的概率。

在最后一段,笔者认为,对于EDA产业来说,美国真正采取大棒政策可能适得其反,迫使日本、欧洲或中国的EDA新公司迅速抢占市场,严重影响三大EDA公司的全球支配地位。毕竟,

_美国EDA禁止挥舞大棒比绥靖政策威胁大得多